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东帝豪休闲会所 >> 正文

【酒家-小说】三清媚四十岁——文学让我如此美丽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契子

太平公主: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,而我远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信……

李隆基:离家去国整整三年,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,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历险,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。现在终于衣锦还乡。又遇上这故人的春天。看这一江春水,看这满溪桃花,看这如黛青山,都没有丝毫改变……

李隆基:也不知我新婚一个月就别离的妻子是否依旧红颜。来的是谁家女子,生得满面春光,美丽非凡?这位姑娘,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,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?

太平公主:这位将军,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,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,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污点,怎么反倒怪罪起我的错误?

李隆基:您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,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,看不见道路山川,只是漆黑一片……

太平公主:我的错误是太想爱了!我爱我的父亲、母亲、我的哥哥,还有我的晚辈,这个世界上没有爱不好,而太想爱了,反而会令你更失望……

已经深夜两点,电视剧《大明宫词》的结尾,还在演绎着太平公主和李隆基的对话。三清媚躺在床上,戴着耳机,听着从她最珍爱的、上饶电台赠送的精美收音机里传出的录音剪辑,睡意全无。

从来倒头就睡,总觉夜晚太短的三清媚,忽然发现城市的夜不黑,但城市的夜太长,长得可怕,长得让人恐怖。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三清媚整夜整夜地清醒着,收音机陪伴着她,从夜晚十点上饶电台的《三清山夜话》开始,到江西音乐广播、江西交通广播夜里所有的节目。节目非常精彩,但三清媚却想到了两个可怕的字眼——失眠。

事业篇

从乡镇调入县城一年多了,三清媚心里空荡荡的,一直在飘,找不到落脚的地方。

在学校时一心读书,毕业分配在乡政府工作后,又一心扑在工作上。包干一个村,和乡村干部一起,收粮收款收税计划生育纠纷调解,挨家挨户的走,一转就是十多年,骑坏了三、四辆自行车。虽然职务在变,工作的乡镇在变,工作的性质也从向农民“要钱要粮”转为粮食直补、农村九年制义务教育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政府“给予”为主转变,但工作的形式没变,汛期防汛,旱期抗旱,党和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任务,要通过乡村干部传达和落实到千家万户。所以乡镇干部有了一个雅号叫“万金油”,什么病都能用,什么病都治不好,意思是乡镇干部什么都懂点,但什么都不专。

副乡镇长、纪委书记的也当了几届,眼看着上上下下在这个位置上转了十几年,累了,倦了。刚好儿子初中毕业考上县城高中,三清媚和老公商量,想要调进县直机关,方便照顾儿子读书。

乡镇换届时,三清媚以副科级一般干部的身份,调进了县林业局。先在局办公室熟悉了一段时间,深感隔行如隔山,工作内容、工作性质和原来的不同,写个材料、编个简报,甚至参加会议,都要求有一定的专业知识,才能很快地理解那些专业术语和会议精神。于是三清媚主动要求到重点的技术性股室——林政股学习锻炼。

股长是一个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,是局里的技术骨干,性格直爽,大男子气十足。对三清媚小女子的到来,很不欢迎。直言道:“你到我们股室里来,能干什么?下去木材检查和林政执法,你没有执法证;采伐限额、运输管理、迹地验收你不懂业务。现在才开始学?都和我差不多年纪了,你不觉得太晚了吗?要不,我们下乡比较多,以后你就负责守好办公室吧!”

于是三清媚就每天认真地守好林政股的办公室,闲时找到相关的业务书翻翻,偶而向上级部门报送几条工作信息,向当地的报刊杂志投几篇新闻稿件。

儿子篇

儿子17岁,高高大大,挺帅的一个男生,还在读高一,唇边已长出一圈细细柔柔的黑绒毛。

三清媚每天早早起床,煮好稀饭煮好蛋,买好儿子最爱吃的早点,等儿子自己按时起床,吃过早餐,挎上书包上学去。中餐和晚餐,在注意营养搭配的同时,三清媚都推算着儿子放学的时间,确保儿子到家就能开饭。学校离家不远,十分钟的路程,儿子每次都走路来回。晚上统一到学校上晚自习。

春末的一个上午,早上有点热,临近中午气温骤降,人们纷纷加上毛衣。想到儿子出门时,只穿了一件短袖,三清媚拿了件儿子的羊毛衫,送到学校。在教室门口等到下课,高兴的喊住儿子,递上毛衣,叫他赶紧穿上。可儿子像看怪物一样看了她一眼,一句话不说,扯过毛衣,进了教室,再也不出来。中午回家,黑着脸只说了一句,以后你再也不要给我送衣服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,就再也无语。

还是春日里,晚自习时间,外面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。那天老公刚好在家,三清媚就想怂恿老公给儿子送伞,可老公不去。雨点落在雨棚上的沙沙声就像敲击在她的心里,没办法,三清媚又惴惴不安地带着伞来到儿子教室的门口。儿子出来了,走到一边低低地、急急地吼道:妈,你再这样,我会被全班同学耻笑的,我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!然后,伞也不拿,头也不回地进了教室。

有一天晚上,三清媚睡醒过来,都快12点了,儿子的房间还亮着灯光。三清媚起来,看见儿子正在演算习题,便小心翼翼地问:饿了吗?要不要煮个点心!儿子停下笔,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:妈,你烦不烦?

从小辛辛苦苦带大,那么活泼可爱的儿子,怎么就变成了一个疼又疼不得、说又说不得,烦又烦不得的陌生人?知道儿子正处于青春的叛逆期,但三清媚怎么着都觉得自己像一个委曲求全的小媳妇?

老公篇

和老公相识,是三清媚读中专时上一届的同学介绍的,老公是三清媚这个上一届同学的上一届同学,所以三清媚和老公算是校友。老公前脚刚从学校毕业,三清媚后脚就走进校门成为新生。

三清媚是一个认真执著的人,看过很多的书,也向往轰轰烈烈的爱情。三清媚是相信爱情的,但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时,爱情还不曾与她相遇。

于是三清媚接受了现在这个老公,老公是三清媚生命中第一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。也许婚后三清媚是爱过老公的,那是一种托付终身、生死相与的悲壮。但三清媚却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初恋的,那些书中描写的春心荡漾,幸福满怀,她从来就没有体验过。

老公本质不坏,在乡镇政府里任个副职,对工作认真负责,有一定的能力和水平,有丰富的农村工作经验。抽烟、喝酒,有时也打打牌搓搓麻,一心扑在仕途,工作永远是第一位。

老公常常嘲笑三清媚:工作在乡镇基层,平时就要多和老百姓打成一片,多向领导请示汇报,这样才能有进步,像你这样工作时埋头苦干,空闲时就知捧着本书,典型的小资情调,这辈子也就这副乡镇长当到头了。

三清媚和老公在不同的乡镇工作。也曾隐约听到过老公的一些花边传闻,三清媚一笑置之。因为三清媚心里明白,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一直是老公在朋友和老家亲人面前骄傲的资本。

痴情的傻女人们不懂,在金钱和权力面前,男人永远比女人更现实。

朋友篇

三清媚觉得有点空虚无聊,开始和朋友频繁联系,也想了解一下她们的生活状态。

春末夏初,周日上午的阳光,纯净妩媚。三清媚忽然很想找个朋友说说话,倾诉一下心中淡淡的哀愁和忧伤。电话一个个打出去,回答却各种各样,就像一个街头摄像,截下来,在同一个瞬间,画面中人的表情千奇百怪:

乡镇工作的朋友说:“我下乡在包干村,正在搞夏季计划生育呢!”

县城街道办的朋友说:“我们全部人员都在城郊拆除违章建筑!”

“我在外出差!”“我正在开会!”

哦,当领导的和工作在基层的朋友都在忙,周六周天也不能休息。还是找找平民朋友吧。

“我在陪女儿钢琴考级!”

“我在家里打扫卫生,中午要带儿子去他奶奶家吃饭。”

“我们全家正在森林公园爬山!”

“我在麻将馆里筑长城!”好,终于逮着一个空闲的朋友了。

三清媚奔麻将馆而去,严格地说,是奔朋友而去。因为三清媚不懂麻将,连牌都没认全,更不要说那些常常被同事们讨论来讨论去的“七星糊宝”“宝掉头”了。

现在的麻将馆服务真周到,打麻将还有专人烧饭提供中餐。三清媚到处参观了一下,正好开饭了。这一麻将桌的其她三个人三清媚也是认识的,于是大家边吃边聊,聊得最多的还是一个上午麻将的得失。

她们四个人吃饭很快,吃完后又坐回去接着酣战。三清媚一个人坐在桌前,细嚼慢咽。终于吃饱了,放下碗,坐到朋友的身边。

朋友利用打麻将的间隙,开始给三清媚上课:

“天下竟然还有你这么纯洁的小女人,连麻将都不会。现在不会打麻将的人,连玩的朋友都找不到。今天我免费给你当回老师,你坐在边上好好学习,不懂就问!”

三清媚真就虚心学习,不耻下问。认识了条、饼、风、中,弄懂了“碰碰糊”是自己手上有一对时,任意一家刚好出到这个牌,就可以“碰”了,“十三栏”就是相互隔得很远的三个子也可以成为“一凑牌”,而且是隔得越远越好。

朋友表扬三清媚:“不错嘛,进步挺快的。我就不相信那么聪明的你,竟然学不会麻将!”

坐了大约半个小时,三清媚憋在心里很久很久的话,终于不得不说了:

“你们把麻将子拍出去的时候,声音很清脆很悦耳,我喜欢听。但这个自动麻将机洗牌时,咕咚咕咚,咕咚咕咚,简直是对人类忍耐极限的挑战。我承认自己输给了这个自动麻将机,我要……逃……跑……了!”

文学篇

因为天天守着办公室,与电脑为伴,三清媚的生活,也发生了悄悄的变化。

首先是办公的方式有了改变,全面实现了办公的自动化模式。

刚到乡镇工作时,单位所有的文件材料,都是固定一个字写得工整的办公室人员,把蜡纸垫在钢板上刻写好,再用油印机手工一张一张印出来。

后来有了铅字打印机,打字员推动着能在铅字上方滑动的按键,找到需要的铅字时,用力敲下按键,选中的铅字就被机器挑拣出来,同时通过敲下按键时的机械力量,在蜡纸上留下字迹,然后还是用油印机手工印出来。

后来就有了电脑和自动打印机,但整个乡政府只有办公室一台电脑,只能打字,不能上网。再后来又配了有限的几台电脑,可以通过电话线上网。

三清媚参加过县委党校公务员办公自动化培训、市委党校本科函授的电脑培训,学的是五笔,培训结束时,考试都是95分以上。回到乡镇后,没有练习的机会,那点知识就全送还了老师。

现在,三清媚又要从五笔字型开始学起。

其次,是工作内容发生了变化,从以前的完成公文写作任务为主,转为写一些自己有感而发的散文、随笔,重在体味生命的感悟。

三清媚在乡镇兼任过五六年的党政办公室主任,大到《政府工作报告》、党委政府的红头文件,小到一次中心工作的总结汇报,一次理论学习活动的转段报告,除了做好自己的分管工作外,还要经常写,埋头写,熬夜写。

有一年的乡镇人大会召开前一天,三清媚在县里开完会回到乡里,发现《政府工作报告》还没有打印出来。一问,原来三清媚去县里开会前交给乡长审核修改的政府工作报告,还在乡长办公室的文件堆里。三清媚赶快找了出来,交给打字员打印。

打字员是个年轻的女孩。十八张信纸的底稿,打了一张半,已到午饭时间。她随手带上打字室的房门就去食堂吃饭,吃完饭回来准备继续打印时,发现底稿竟然奇怪地丢失了。

大家一起帮助寻找。已经下午两点。人大会第二天上午就要召开。三清媚冷静下来:底稿肯定是找不到了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写过。

三清媚把原来列的提纲找出来,从已经打印好的部分接着写下文。写完一页给女孩拿去打一张。打完一张,女孩就上来站在三清媚身边等下一页。为了争取时间,有时才写了半张,也先递给了打字员。四点半,终于写完最后一个字,三清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办公室人员全体出动,十五页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,校稿、油印、折叠、分页、装订、进袋,直到凌晨两点,才顺利完工。这是后话。但经过这件事情,三清媚也意外地发现自己在文字方面,还有这样的潜能。

在多年的工作中,三清媚为了完成任务,写过一些征文和调研文章,多次获得过市县乃至全国性的奖项。那些都是三清媚一笔一划写出,又认真撰抄出来的文字。现在坐在电脑前,写字变成了一件非常轻松的事,时间也比较空闲,于是三清媚开始在键盘上一下一下地,敲起了自己人生的心得体会。

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写出来后觉得还行的就往县报的邮箱里发,往上饶新闻网的博客里发。一年来,连新闻稿件一起,在本地和林业系统的报刊杂志和省厅网站上用稿几十篇,有的还会发些稿费。同时,三清媚还用自己写的文章,参加单位的演讲比赛并获了奖。看到自己辛勤的写作,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鼓励,三清媚觉得非常的开心和快乐。

更高兴的是,三清媚应邀加入了“上饶市三清女子文学研究会”。在这里,三清媚认识了很多的文学女人:白鹇、香囊、雯君等,特别是毛素珍会长,一个热爱文字、热爱生活、充满文学激情的优雅女人。她们来自上饶的各个行业、各种层次,老中青少各个年龄段,因为有着共同的文学爱好,走到了一起。她们之间最喜欢、最流行的一句话是:“透过文字,我们握手!”

昆明癫痫病治疗医院
小孩癫痫病能治愈吗
癫痫病人能生孩子吗

友情链接:

灰头土面网 | 湖南爆破学会 | 燕郊美林新东城 | 不锈钢电阻率 | 挖坑技巧 | 手指无名肿痛 | 海澜之家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