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桂林地产论坛 >> 正文

【家园】曾有青春蝶飞来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2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,好象一只蝴蝶,飞进我的窗口……

开学了,黄大年哼着歌走进教室,他惊讶地发现,教室里真飞来了一只蝴蝶,准确地说,新来了一个蝴蝶般美丽的女孩。

很快便知,她是城里来的,芳名林楚楚,父母做大生意去了外地,便把她送来乡下外婆家上学。

一个城里资产阶级小姐,干吗要跑来这山旮旯里读书?他不明白,不过这一切跟他不相干。她坐教室前面,他坐教室后面,两个人隔着遥远。

几天后一个下午,下了课,黄大年呆在座位上。今天阴沟里翻了船,中午跟唐大胖打架,用力过猛,把脚扭了。

林楚楚从他课桌旁走过,不小心碰落了他的作业本,她弯腰捡起,盯着上面的名字仔细瞧着。

“黄——水牛?”她念着名字,一脸疑惑,“这是你名字?”

黄大年没理她。他承认他的字潦草,但不至于三个字认错两个。

“好有趣,”她忍着笑,“黄牛水牛,咯多牛,你家养牛专业户?”

“没你木头多。”黄大年哼了一声,“林楚楚,一个名字六根木头,你家开木材铺?”

还真说对了,林楚楚暗暗称奇,她爸确是卖木头,在云南做红木生意。她正欲回话,上课铃响了,同学们蜂拥而入。

“嘻嘻嘻……”

她翩翩而去,象一只飞去的蝴蝶。

一个月后,调整了座位,临窗,她坐在他前面。他闻到她若有若无淡淡的体香,她的发梢扫过他的课桌,他看到她乌发里若隐若现的脖子白皙如玉。

那天自习课,他正研看她的脖子,怎么这样白?城里的姑娘到底不一样。

“喂!看啥呀?土财”,冷不防,林楚楚转过头来。

“谁是土财?”他收回目光,危襟正坐。

“你啊!”她戏谑着,“大年大年,好日子天天过大年,嘿!你,富二代?”

“想象丰富”,他点头,“但我不是富二代,当然,也不是穷二代。”

她不解。

“据我考证,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穷人,到我这已穷十八代了。所以穷人嘛盼好日子,天天过大年一般。”他忽一脸嬉笑,“林同学,你干么老跟我名字过不去?”

她没理他。

“人家过年我过年,赊的猪头要现钱……林同学,是不是想,哪天我发财了,要我请你吃猪头肉。”

“留着你自个吃,”她恼怒地回过头去,复又回头,“鬼话连篇,可恶!”

是的,他承认自己有点可恶,比如未经充许肆意窥看人家的脖子,那是不对的。但是,比起他的同桌张狼来,他绝对算是文明人。

张狼真名叫张良。他爸在北京开火车,家境殷实。他动不动大呼小叫,张牙舞爪,同学们都叫他张狼。

张狼的前面,也就是林楚楚的同桌坐着张小玉。张小玉是班上文娱委员,柔弱文静,讲话轻声细语,她的歌唱得非常好,同学们都说和录音机里女歌手唱的没二样。

这天上午第三节课是班主任的语文课,因他临时有急事,改自习。班主任军人出身,十分威严,张狼平日最怵他。

班主任不在,张狼便可肆意妄为了。他先蹲在坐凳上学蛤蟆叫,叫了一阵,没人理会他,有些无趣,便伸手去拨弄张小玉的头发。张小玉正在看书,回过头来,张狼嬉笑道﹕“歌星,你说说,是你的歌好听,还是我的蛤蟆叫好听?”张小玉瞪了他一眼,回头继续看书。

张狼把手伸进口袋里,摸出几颗刺粒,放进张小玉的头发里一阵乱揉,张小玉慌忙躲避,早发乱如麻,张小玉又气又急,张张嘴,却没骂出声,眼泪流出来了。

“黄大年,很有意思,是吗?”正闹着,林楚楚转过头来,瞪着他,眼睛里满是愤怒。

黄大年正读着《射雕英雄传》,梁子翁养的一条大蛇从井里飞出,咬住郭靖脖子。他回过神来,抬头一看张狼正洋洋得意,也不说话,伸手过去掐住张狼的勃子,一把把他拖了过来。这是他自创的“掐脖功”,这招打遍全班无敌手。

他掐着张狼使劲往自己课桌底下塞,直把他的头塞到林楚楚的座凳底下。

“楚楚,救命啊……”张狼呲牙裂嘴。

林楚楚晃了晃身体,有些坐立不安。

“楚楚,你再不发话,我勃子真断了……”张狼继续鬼哭狼嚎。

“你发神经。”她回过头来,瞪着他,脸上飞起红云。

他不神经,他很快意。

自此他一看张狼不顺眼,便掐着他脖子把他脑袋往林楚楚凳子底下塞。

这天,班主任宣布要搞一次班会,活动内容简单,就是每一个同学都到讲台上去讲一个故事。同学们兴奋而新奇,那时学校生活单调,除了上课,就只有一项活动——勤工俭学,经常去几里外的茶场采茶。

那天自习课,张小玉正看着一本杂志,大约准备她的故事。张狼伸手把书抢来,一阵乱翻,神经般哈哈大笑,念道:

70年代,全国各地学习小靳庄,热火朝天地举行赛诗会,一个个庄稼汉都摇身一变成了诗人。一天晚上,东方公社食堂丢了半缸米,一位老农熬夜创作一首抒情诗:

啊,大海--------你全是水

啊,骏马--------你四条腿

啊,爱情--------你嘴对嘴

偷米的人啊--------你要撞鬼

“好笑吗?”他心不在焉,“看我来一个。”

“好!老大文才高,来一首。”张狼兴致勃勃。

他拿起笔,唰唰唰,一挥而就,递给张狼,“念!”

张狼接过纸,屁颠屁颠,高声念起:

啊,蟑螂--------你有四条腿

啊,你肚子里--------装的全是坏水

啊,坐在前面的姑娘--------你长得好美

想吃天鹅肉的人啊---------你有一张蛤蟆嘴

林楚楚张小玉吃吃地笑起来,喘不上气,双肩颤抖。

“老大你损我,”张狼哭丧着脸,更正道,“蟑螂是六条腿。”

“少两条腿也没关系,”他安慰他,“你又不当长跑运动员,要那多腿干啥?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。”班主任不知何时立在身后,喝了一声,两道犀利的目光射向他们,教室里即刻鸦雀无声。“你,还有你,”班主任指着张狼,又指着黄大年,“放学后打扫厕所,”末了,加上一句,“扫三天。”

班会这一天,黄大年到了学校,林楚楚几次回头,似乎有话,却欲言又止,他觉得奇怪。

中午的时候,她终于一本正经地告诉他,下午的活动由他主持。

原来,昨天放学后班干部开会讨论活动安排,因第一次搞这种活动,大家你推我让,没人愿意主持,主持是啥玩意,其实大家也不明白。班长林楚楚灵机一动,提议让黄大年这个缺席会议的体育委员来担此重任,大家齐道好主意。

“我只负责通知你,这可是班上决定的。”林楚楚抿嘴偷乐,暗想,平日里不是八面威风吗?等下看你怎么对付。

他一言不发,面无表情。

“你——没事吧!”她有些不安。

活动开始,他快步走上讲台上。

“同学们,人生充满故事,人生需要故事,人生本身就是一个故事,今天,我们都把自己最精彩的故事一起来分享……”他作了精彩的开场白,大家鼓起掌来,气氛轻松热烈。

活动很顺利,同学们都作了认真的准备,讲得很好。他仔细听看,脑子里不停的综合整理,故事讲完了,他便上去总结点评,娓娓道来,幽默风趣。同学们热烈的鼓掌。

他很奇怪,今天的状态好得不像话。

他回到座位,林楚楚望着他,一脸惊异。

“林楚楚同志,今天的表现辜负了您的期望,对不住党,对不住人民。”他压低声音,一脸坏笑。

她望着他,半天,嘴里蹦出一个字,“哼——!”

复又转过头来道,“虚伪——”她脸上荡漾看盈盈的笑意。

林楚楚回头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常扭过身来,拿着本子,跟他讨论解题。也常问他一些乡间奇闻、儿时趣事。他跟张狼胡吹乱侃,她偶也来插上一句。

“老大,你将来去干什么?”这天下课后,张狼又跟他吹牛。

“除了做买卖当百万富翁,还能干啥?”他懒懒洋洋道。

“什么买卖,也去卖木头?”

他没理张狼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张狼放声大笑,“我知道,老大肯定想做木头生意。”他接着冲前面大声嚷道:“林楚楚,你听见没有,我们老大跟你爸一样,要去做木头生意啦!”

“又找死,”他习惯地伸出手,去掐张狼的脖子。

她转身来,朝他看过来,脸上笑靥如花。

他的手伸到半空停住了,讪讪地收了回去。

……

青春打马匆匆过,时光在日复一日的上课铃下课铃声中流逝。

区里举办一场运动会,黄大年跑得快,被学校选派去参加田径比赛。几天后比赛结束回到学校,他发现前面座位换了另一个同学。

他目光在教室扫寻了一遍,林楚楚不见了。

“楚楚她爸接她回去了!”张小玉转过身来,递给他一个信封。“她给你的。”

“资产阶级小姐回城了?”他接过信封打开,里面是几张邮票。他似乎曾经跟她说过他喜欢集邮,其实,他不懂什么集邮,胡乱一说。

他收起信封,心中有些怅然,转头看向窗外。

校园里的石榴、月季花开得正艳,高高的玉兰树,捧出一朵朵莲花般洁白的花朵,初夏,还弥漫着青春的气息。

一只蝴蝶拍着彩色的翅膀,从花丛中飞舞,他又想起那首歌:

你从哪里来

我的朋友

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

……

蝴蝶即刻飞走了,飞过花丛,迎着金色的朝阳,飞向围墙外的那一片广阔的天地!

癫痫发作如何进行急救
去哪的癫痫医院医治较好
癫痫患者适合做什么运动呢

友情链接:

灰头土面网 | 湖南爆破学会 | 燕郊美林新东城 | 不锈钢电阻率 | 挖坑技巧 | 手指无名肿痛 | 海澜之家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