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什么是金丝楠木 >> 正文

【流年】平行线(短篇小说)

日期:2022-4-2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从家里到乡里,得步行两个小时左右,我们每次去念书,一个回合得花上四个多小时。乡里只有一所中学,所以全乡各个村子的孩子到了上初中时,都免不了要走上一阵路,而且路崎岖难行,我们每个礼拜六从学校回家,到了星期天晚上,又要走同样的路,可以说屁股还没坐热乎,还没帮上家里什么活计就又要“再向虎山行”了。还好我从小跑来跑去,练就了一双“飞毛腿”,这点路程,对于我来说,算不得什么,好比一个人遇到自己会做的事那样,得心应手轻而易举。

对于这段难行的路,我倒没什么,要是我一个人走的话,大可以像马拉松式的跑回家,到了家里,估计也不会太累。当然,现在我不能这样做了,因为我有了一个新伙伴——李艳华。我们每个礼拜都同行回家,同行返校,每当她累了,找个凉爽的地方休息的时候,我得等她养足了力气,继续上路。要是这中间只歇一个气,那还好点,然而她一个城里来的女孩,哪受得了这个,所以这一路上也不知道究竟歇了多少个气,如此一来,耽误了不少时间,回到家已经差不多接近下午了,要知道,我们可是天蒙蒙亮就从学校启程的,这样的步行速度,和蜗牛比起来没什么差别。

我们大概走了六七百米的路程,她就不行了,如一头耕耘了好几亩地的老牛,鼻孔里呼哧呼哧喘着热气。看到她这样柔弱,我咯咯地笑个不停。她当即急了,没好气地说,“有那么好笑吗?”我依然在笑,笑容里夹杂着几分狡黠。她暼了一眼还在笑得没心没肺的我,自顾自地向前走了,我的经验告诉我,她这是和我生气了。我大步流星地追上她,然后正经地问了一句,“你们城里的姑娘是不是平时都是深居简出?”她冷冷地道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我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回:“我看你累得筋疲力尽了,要不我背你?”“走开了,我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,用得着你背吗?”“可是你走得这样慢,我还得回家帮父母下地干活呢!你也知道,这农忙季节,我家人手少,咋能忙得过来!”我说完这话,又接着说了句,“你还能走的比现在快哪怕一点点吗?”或许是我这话不冷不热的缘故,她生气着不屑地回:“你等不了的话可以走你的,没必要等我,我自己会走!”我听完,肺都快气炸,心想,做个“护花使者”确实不容易,对她冷也不行,热也不行,不冷不热同样不行,照她这样的步行速度,即便时间停下来等我们,而我们到家的时候,也是夕阳西下了。

我正准备撂下她一走了之,管她是死是活,然而我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,她一个弱女子,在这林荫小路上一个人走,即使不出意外,心里也一定发毛的。因为这周遭都是黑森森的树林,很少有人路过,她肯定害怕的,而我则不同,一点都不畏惧,因为这条道路,我一个人不知道走了多少回,再者,我一个山里娃,从小到大生长在森林里,每天都去森林里放牧割草,有什么害怕?眼前这个女孩,要是我真扔下她不管不顾,那么她的结果我大概可以提前预想得到——她肯定会哭鼻子的。想想,她成天生长在闹市里,车水马龙已是司空见惯,而这黑森森的深山老林,她恐怕还是头一次经过吧?扔下她一个人,虽然丛林里已经没有老虎,可是一个女孩子对鬼怪的畏惧,就好比我对一群歹徒围攻我一样。另外,最主要的是班主任的“命令”,让我务必和她同行,她一个女孩子头一次来到山里,以免不必要的事发生。如此,我不遵从也确实不行,要是我就此抛下她,那么到了周一,她上老师那里告发我,说我撇下她,一个人独自走了,那么我也注定没什么好果子吃,所以想到这些,我还是决定留下来,和她一起回家。

“你干什么,快松开!”她边说边挣扎着。我回道:“这事由不得你了,以你这样慢腾腾地走,我怎会等得了!”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,如一个伟岸的父亲,用手牵着一个姗姗学步的孩子,那样往前一步一步走下去。“你放开。”她叽叽喳喳的。“我不放!”我坏坏地笑。“你放是不放?”“我不放!而且我也不能放!”果然,我这个方法不错,她明显比刚才快起来不少了,只不过,她被我握住的那只手,在试图极力挣脱。“嚯,你要是把你手臂上这些力气,全用在走路上,那么你就不会那么慢了。”她不说话,还是那样拽着,用力着。“我说,别枉费力气了,省省吧,这都是徒劳的!”说完,我把全世界能讨女孩子芳心的笑容都尽量绽放在我的脸上,以此希望她可以不要再挣扎,这样双方都挺累的。

这样走了一段路程,她还是和我想象之中一样,说再也不能继续走了,我听到她呼哧呼哧喘个不停,回过头一看,她的额头上,脖颈上全是汗水,汗水湿透了她耳迹的头发,她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瘫坐在地,嘴里像和尚念经一样,叽叽呱呱说累。没办法,我早就说过,做一个“护花使者”是个不简单的“使命”,这不,一切还不是得以验证。好吧,只能是坐下来等她了,一只蜗牛,你要想把它变成一只兔子,真是难上加难的事。

我一屁股坐在她旁边,她实在喘得不行,和哮喘没什么两样。“你不走你的,停下来干嘛?”她语气冰冷地道。我看了她一眼,心想,你这还有理了,我停下来当然是为了等你,别的还能如何?但一转念我说出的话是:“我也累了,停下来小憩一会!”她在地上拔弄着一根草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好像我对她的帮助,根本就是一种理所应当。我看她额头上的汗珠已经被风干,而两颊则是红通通的,和快要熟透的蜜桃极其相像。“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我看着眼前这个城里女孩子,实在有些等的不耐烦了。“腿在你身上,什么时候走,是你的事!”她不冷不热地回答道。呵呵,我向来说话硬板板的,和我是个山里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,这不能怪我,想要改变恐怕一时半会真不行,就像她一个城里女孩,突然来到山里读书,然后走山路一样,一时半会很难适应。

无奈,只能坐下来继续等吧,我巴不得她能很快养足精神。她的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干了,可是她好像还在喘息,犹如一个死里逃生的士兵,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在大喘着。看到她这样,引发了我的好奇心:“对了,你怎么不继续待在城里,而偏偏选择来山里念书,难道就因为你父母在我们村里开连锁店?”她看了看我一脸的疑惑,义愤填膺地说:“还不是因为我的父母,他们说我在城里,缺乏锻炼,现在他们又来到了山里做生意,和我隔的远,照应不来,要是我来到山里读书,那么他们能和我在一起,当然,这只是其次。重要的是,我妈看我一天天长胖了,有些担忧,说女孩子长胖了将来没人要,让我来山里亲身体会体会什么叫做‘长征’,同时也希望我成功结束这次‘变形计’,一旦我的我身体炼下来了,那是百利而无一害。这只是他们的想法,我是一百个不情愿的,现在走了这段路,我开始后悔,与其来这里受罪,还不如自己就这样继续胖下去!”我听完她的话,顿时明白了她父母这样做的良苦用心,也明白了老师让我当一个“护花使者”的意图,老师想让我帮助她来个很成功的“变形”。唉,与此同时,我也明白了天下父母的良苦用心,想到此处,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再继续一个人走呢?我何不帮人帮到底。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她突然问道。我应声一激灵,赶紧找回原来状态,忙对他说,“你父母不容易,你应该理解他们才是,他们也是设身处地的为你的未来着想。”这话她明显不爱听了,脸色立马拉紧,说,“连你也这么说,感情都是父母的对,全是我的错。”我辩解道,“你可别误会,我绝没那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你的父母不容易,他们为了你,大老远让你来到这条件不好的山里读书,你现在觉得他们对你不好,相反,他们恰恰是为了你!”我还要继续往下说,却被她打断了话,她用两只手紧紧地塞住耳朵,说,“我不要听,你别再说了。”我看着她这样,好像活生生吞下了一只苍蝇,浑身不自在,很不能理解她。

我们在路上耽误了好一会,现在也是时候上路了,于是我站起身,看她还塞着耳朵,一巴掌打掉她一只手,喂喂喂地说,“走了,你还发什么愣?”她应声站起身,好像这才刚站起来,全身又开始变得蔫蔫的了,好像夏日炎炎下的南瓜花,无精打采的。也不顾她是否愿意,我依旧拉着她的手,开始往前走。这时候,她嗤嗤地笑了,我搞不明白她为何发笑,见我回过头像看一个不明飞行物一样看她,她开始用手掩住口,笑声从她五个手指头中夺缝而出。这是一种怎样的笑啊,我像是被电击了一样,我扭过头,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,我没让她看见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笑了,而且我感觉心里突然涌出一团东西,热乎乎的,这叫什么事?我还是头一次经历,感觉还是蛮不错,但这感觉来的确实有点突然,我没有一点点准备,于是,握着她的手更紧了,急匆匆地往前走。她呢才走了不几步,好像喘息声又来了,她的整个身子往后倒,只有那只手还被我牢牢抓住,她就是靠这只手,带动整个身体往前走着,这一副场景,就如一个父亲拉着一个不愿读书的孩子一样。

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这一天到了家,已经是下午。而能在这个点到家,我已经谢天谢地了,还好没有天黑,因为这一路上走的好辛苦,就连我这平时不把这段路程放在眼里的人都走的特别累,似乎骨头都快散了架。

是的,我们就是这样一起走过了初中三年,谁又会想到呢?这三年里,我当初牵着她的手走,后来情况慢慢有了改变,后来她不需要我牵了,可以像一个学步的孩子挣脱了父母的手,在路上踉踉跄跄地走,只不过很慢,再后来,她又从一个踉跄走路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可以会奔跑的女孩,这一切,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任何人见证了这段过程,都会感到讶然。还有,最为明显的是她的身体,她从当初一个胖嘟嘟的女孩,变成了一个苗条的女孩,谁不为之吃惊呢!也是因为此,我相信了胜利离不开坚持这一说法。我之所以要说这段经历,是因为这段经历给了我们的感情升了温。有一天,我开始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她,也许,正如书中说的,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瞬间罢?

每个礼拜都要穿梭在这条路上,一个往返,我们用四个小时丈量它,这四个小时里,我们无话不谈推心置腹互诉衷肠,是的,正是因为这个,两个惺惺相惜的年轻人就开始迈进了热恋期。我想说的是,是这条读书的必经之路,成就了两个年轻人的恋情,所以我得感谢这段路。

我们不在同一个班,所以不会同时下课,同时放学回家,因此,我们约定好,谁先放学,就等着对方,然后我们开始拉勾。拉完勾,我们心照不宣地笑了,笑得很甜蜜。

她的父母看到这一年下来,他们的女儿变化特别大,都喜出望外。她的父母的连锁店,收益不错,所以她兜里时常有些零花钱,每当我没钱的时候,她总会问我需要多少,然后按我说的数字给我,我对她说谢谢,然后说钱我会歇几天归还,她只是点点头答应,笑而不语。等到了归还期限,我把钱还给她,她却不收,说你紧的话就先用吧,反正现在我不缺钱花。看她实在不肯收,我也不再强求。就这样,我收下了她的钱,完了告诉她,过几天就归还。跟她借的钱,我都用来买书看了。她知道我把钱花在了正处,心里非常忻幸。当她有什么困难,也会主动找我,当然,我也会帮着她解决,那段时间,我感到自己特别快乐和充实。

当她的父母发现她和我经常一起放学回家,便嘱咐她别和我在一起,让她一个人学着回家。我当初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,后来我终于明白,她的父母是嫌弃我家穷,大概学习也和家庭一样,非常糟糕,因怕耽误她女儿的前程,她的父母坚决反对我们一起回家,一起去学校。我在想,她的父母有些不可理喻,既然要大费周折把女儿从城里弄到乡里读书,就应该对山村里的一切有个初步了解,然后再下决定。现在好了,我好不容易把她身上的肥肉都减了下来,本是高兴的时候,却劈头盖脸给我泼了一盆冷水,我的心彻底凉透了。

世界上最痛苦的事,莫过于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。

当初班主任还让我当一个“护花使者”,让我陪着她一起回家,一起返校,现在好了,就连班主任也不再为这事做主了,而且,班主任还在班里宣布:今后赵小波就不用陪李艳华了,李艳华现在对回家的路都已经熟悉了,可以一个人独自回家了,这也是一种磨练。班主任说完这句话,一脸的无奈。我大概知道,是她的父母和老师说让她不要跟我在一起,一定是这样的。其实,她的父母之所以不让我和她一起回家、返校,不光是因为家庭,还有另外原因——那次,我回家后觉着无聊,在几个伙伴的邀约下,到了田埂上玩起了纸牌,我们赌的不大,也就是几块钱,但几块钱虽然不多,一天下来,如果运气不好,也可以输掉好多,有时可上百。这一举动,被她的妈妈不经意间发现了,后来她的父母才让她别跟着我,在她父母的观念里,一个上学玩纸牌的学生,一定好不到哪去,所以,斩钉截铁地对女儿说,“今后我不允许你再和赵小波在一起!”她一脸疑惑,问父母是何原因,她的父母把自己所见到的都跟她说了。她听完,不同意,而且还哭了。她当然不愿意突然离开一个朝夕相处的朋友,而且是异性朋友,所以哭得相当厉害,然而,她的父母的决定,是雷打不动的决定,是板上钉钉的事,哪能说变就变呢?于是,就这样,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就只能遥遥相望了。

目前癫痫病可以治愈吗
河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呢
突发癫痫有什么症状

友情链接:

灰头土面网 | 湖南爆破学会 | 燕郊美林新东城 | 不锈钢电阻率 | 挖坑技巧 | 手指无名肿痛 | 海澜之家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