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挖坑技巧 >> 正文

随写:窗外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静静坐在窗前,默默注视着窗外,填补了这个全世界都可以遗忘的角落,望着另一个世界的花开花落。

在这个秋季,风可以吹散一切。时间也想漂白剂一样,漂白了我们彼此仅剩余的点滴,直至苍白无力。我从来都不是随时都可以笑得没心没肺的女孩,至此一阵风、一片叶都可以让我有些许伤感。我坐在窗前,痴恋般地望着窗外,窗子里已漏走了心灵守候,我凑凑鼻子拼命的吸气,可是风里只有空空的气息,和他的距离远得我只能坐在窗里,痴望他遗留的影子,再踏出落寞的步迹,然后再步步沉陷下去。隔了一扇窗,便隔了一个世界。

视线落在了两棵枫树上,它们的树叶拼出一颗心型,像甜蜜的恋爱果,可叶落了,腐烂了,就像有些人有些事,被我们埋藏在心底等待腐烂,可有些或许永远都会鲜活埋存。躲藏在叶中的鸟,发出凄哑的怨鸣、费力的喘气,似想把心紧紧捂住,小身体里却透出悲哀的痛,曾经的孤芳自赏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,别人早就醒了,自己却至今到痛了才不得不明白。

仰望天,至少它有了云的依偎,还可以嘲笑一下窗里的我,当作他们漫步时的谈笑之乐。窗外,帘雨,就在这片天空下曾陌生的朋友——就像梦里的风,又如风里的梦,挥不去挽不住。转过头,和同桌女生耳语几句,窗外旧景依旧。透过交叉的手指看天,这时它像网住的鱼不再作声了,逃不出无意义的分割。眼一亮,却想摘下那可怜残缺的一朵黄色小花,偏在下一瞬的间隙里,恍然看到它的眼中泪,从未绽放过的青春逃脱不了的命运。

拉回我苦卑的视线,窗外的这个世界,他出现过吗——我怅惘着。

哈尔滨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
武汉到哪治癫痫比较好
安徽省癫痫病都去哪治

友情链接:

灰头土面网 | 湖南爆破学会 | 燕郊美林新东城 | 不锈钢电阻率 | 挖坑技巧 | 手指无名肿痛 | 海澜之家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