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挖坑技巧 >> 正文

【丹枫】蜘蛛情缘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罗三扬退伍了,他刚下车,只见恋人方琼早已等候在车站门口,老远就喊道:“三扬,你怎么才到哇?”

罗三扬背着背包三步并做两步来到方琼面前道:“你这么说,是怪我让你等久了吧!对不起,车到齐跃山过不来,耽误了两个小时。要是塌方再多了,今天还到不了家呢!”

俩人三年不见,方琼觉得好漫长。终于等回了自己的恋人。她此时心情好不激动,一下子扑到三杨怀中啜泣着,喃喃地说道:“我好想,好想你,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?”

“哎——!说不想那是假的,只能在梦中想你,你知道吗?我们这支队伍训练科目紧张……”

“别说了,我理解你们当兵的纪律,你就不能多给我通个电话吗?哪怕只讲三句话都行。”

“不行的,我们那是特种侦察兵,干侦察工作,任何时候都得注意保密。哪还允许打电话呀。”罗三扬盯着方琼的眼睛道。

方琼一时忘了是来接他的,见他眼睛情中带电般刺着她的情愫,一时想冲动,环视周围,进进出出全是人流,脸一红才意识到是来接他回家的。自己转过身来道:“别盯了,爸妈还在家里等你回去呢!”

罗三扬同方琼一边走一边回忆着往事,从穿开裆裤时两人就是玩伴,那时根本不懂有男女之分,仿佛中只是奇怪,女孩子为什么要留长发?

那时不过才四五岁,反正都还没上学,有一次,他问她,怎么就不见你去剪头发,难道你不喜欢剪短发?此时想起来,自己都觉得傻得可怜,四五岁了还不知道男生与女生不同。也难怪,从小一起玩,大人们并没说男孩女孩有什么区别,什么话该说与不该说的。那都是许多年前的事了,连方琼当时如何回答他的问话都已不记得了。

直到初中时。那时,似乎方琼时常关心自己,学校的生活都是自己带米蒸饭。每顿开饭时,方琼都把自己带来的酸菜炒腊肉片、炒肉丝都往三扬碗里夹。但三扬只不过认为是邻居而已,并没意识到她对自己心中已有了爱。其实是最后确定了恋爱关系时,她给他说的,从小都喜欢他,可他却没能理解她的心。

农村孩子从小就要帮家里干活,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到了家,父母就会安排下地或是上山砍柴。一个暑假的日子,三扬与方琼与小队的孩子们一大群,一路上吵嚷着要上佛宝山砍柴去。方琼挨着罗三扬用手拉了他一下,罗三扬以为她有话说,便渐渐地落到后面。方琼忽然抱着肚子蹲下道:“三扬你快赶上他们吧!我今天怕是去不了了。”

“你怎么啦?那我送你上医院?”

“不,咱们慢慢走,可能是刚吃过早饭走快了的原因。”于是二人掉队了,不知前面的伙伴们到了哪个山沟砍柴去了。二人只好来到丁木湾,因为之前他们曾到过这儿,这儿干柴多,不一会儿,俩人便各自捡了一大堆。三扬梱做两梱做一担。女孩一般都是捆成一大捆背着行走,方琼在三扬的帮助下才把柴梱好。

这时太阳才当顶,见时间尚早,方琼见这儿清静无人干扰,提议道:“累了,咱们在茅草中歇会儿再走吧!”

三扬便跟了过去。方琼才说道:“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与你单独来这儿吗?我是有话对你说。”

“哦!原来你是故意装病好离开他们呀!”

“你真傻,我要休息一会儿再走。”说完,自己躺进茅草里去了。

三扬呆愣愣道:“那我替你放哨?”

“这儿又沒日本鬼子,要你放什么哨。你也坐会儿吧!”

罗三扬果真另找个地方要睡。刚躺下,方琼却起来了,看了看周围没动静,只有对山雀鸟闹着。便也过来挨着三扬道:“你为什么总躲着我?难道你不喜欢我?”

“喜欢,可我哪敢想其他?”罗三扬此时以为,方琼是要他……

方琼见他迟疑:“你往哪儿想去了,咱们还没谈呢!”说完,往罗三扬身边靠得紧了。双手将罗三扬的头搬过来面对自己。

此时的罗三扬已经全身沸腾,赶紧起身站起,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火一样的激情。

方琼忽然一个鲤鱼翻身站起来,面色红一阵白一阵、大口喘着粗气道:“我以为你是假装正经,岂知你还真老实巴交,你若今后想娶我,你还没定保证呢!”

此时的罗三扬,见她小脸绯红,胸部高挺,心急火燎浑身充满力量。为了尽快解决问题,急得发誓道:“我爱你,如果以后变了心不得好……”

“这是你说的?以后决不反悔,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?结婚之前不许与别的女孩交往!”方琼说完,像泥鳅般溜滑,翻身离开了罗三扬。整浬好头发,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灰、背着柴在前面走了。

罗三扬愣了一刻钟才明白过来,也赶紧挑着柴担追了上去。

从此罗三扬心中装下了方琼,每到假期,他们都要来到这初恋之地砍柴。只有这点机会他俩才能无话不谈,才能表露一个学期以来的相思;只有上山砍柴,才能躲避父母的严管。平日里,罗方两家哪怕只隔层板壁,方琼的父母见方琼长大了,管得特别紧。女孩子是不许同男孩子玩的。罗三扬想她时,常在壁缝中偷偷瞧方琼,见她父母不在家,便敲板壁邀请方琼去外面竹林里私会。可方琼说,等吧!到假期去丁木湾老地方相会。从此,他们才有了定期在此鹊桥相会的约定。

在高三时,一年一度,来高中招兵的工作开始了,罗三扬听说接兵连是某特种部队招兵,心中一热便报了名。这一考还真考上了,临走时,方琼对他说,无论走到哪儿,都要早点写信回来。

可没想到一去三年不允许与家人通信。直到十天前,部队才通知他退伍,这时,他才给方琼打了三年来第一个电话。方琼接到罗三扬电话,迫不及待地早早前来车站等着。

罗三杨一路上回忆着往事,与方琼不觉间已到了家。街坊四邻与亲戚来闹热了两天才静下来。可当一切过了,清静得令他无趣,老人们催他与方琼把婚事办了,从此也好安心在家种责任田。

罗三扬清楚,这一结婚就是泥腿子,就得拖孩带崽,再也别想有一番作为了。不行,还是暂不结婚,待干一番事业,将来风风光光地把方琼娶进门!

罗三扬起了个大早,刚走出村口,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跟来。他停住脚步回头看时,竟然是方琼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出门?”

“你的心我早已猜着了,你在逃避我,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,咱们结婚是为了你将来幸福。咱们家什么都没有,我不想让你从开始就跟着我过苦日子。”

“那你走也该说一声,你一定是不喜欢我,才故意逃避我的?我有手有脚怎么会跟你过苦日子?”

罗三扬抱紧方琼道:“我是想,打个前站,站稳脚跟再回来接你,咱们共同奋斗。你看,现在还没一点头绪,我要带你去了,你跟着岂不吃苦受罪。你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行吗?”

“不,我要跟你一起去,你走哪儿我跟到哪儿。”方琼犯犟道。

罗三扬忽然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道:“不对,你是偷跑的,你不给伯父母讲一声就这么走了,是陷我于不仁不义,就这样把你带走,伯父伯母会忌恨我一辈子。走,给他们打过招呼我带你一起走。”

罗三扬真不愧是搞侦察的。简单一个办法就可让方琼留在家里。

方琼的父母果然不知道,听罗三扬说要带方琼打工去,二老想,他俩还沒结婚呢,怎么能让方琼跟他走?两个老人绝不允许一个女孩子跟着男孩子出门。俗语说“男女受授不亲”。要真搞到了一起,岂不未婚却先有外孙子了?

这一下罗三扬脱身了,方琼后悔不该相信罗三扬的,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眼睁睁看着他走了。要走,给父母打声招呼本来是应该的,这丝毫不能怪罗三扬处理不当。方琼也就没理由责怪罗三扬了。此时她反而静下心来,等待罗三杨今后的消息。

却说罗三杨硬着心肠把方琼留在了家,好让他父母替自己管着,自己出门心里才无负担。才可畅游四海,好揽五湖日月。他一路上想着,等赚了钱再回来迎娶心爱的人也为时不晚。想着,想着,在长途大巴颠簸下,他渐渐进入梦乡。

他梦见又去丁木湾砍柴,方琼在茅草笼中捞了一大堆茅草铺在地上,然后叫道:“三扬,快来欣赏我打的茅草铺好好软和。”

罗三扬扭身便扑了过去,俩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。忽然,有人大声喊:“抓贼啊!”

这一声喊,惊醒了罗三阳,睁眼看时,见一年青女子急得直跳,口里喊着骂着:“是哪个千刀万剐的强盗儿瞎了眼,把我包给偷了,我那里面是我几年来的心血……”

罗三扬还从未碰到过这样事,虽说是学侦探的,但他对扒手这类人和事处理也没经验。但他此时想道:这扒手肯定还在车上,这么多人没一个站出来替被盗者主持公道。便喊道:“司机请停车,这位女同包被扒了,咱们趁车上人都在,一定要把失窃的东西找回来。”

司机扭头看了一眼,见是个穿军装的年青人,便将车停在了路旁。罗三扬一边观察着所有人,一边朝前面走来,眼望着车上人道:“老少爷们,我相信大家都是好人,但也难免好人中隐藏着个别不法分子。为了找出这个人来,大家须要配合。不然,下一个说不定被扒的就是自己。”

在罗三扬眼中,早以锁定两男一女,他们贼似的眼睛东瞧西瞧,女子最先靠近门边,两男子紧随其后。看样子他们准备下车逃逸。

罗三扬来到门边,他要有所放矢,叫这三人往后靠,先让年纪大的下车,他要一个一个检查。此时,车后面也有三四个汉子嚷道:“今天非得弄个水落石出,休要让这些吸人血汗的扒手走了!”一边说一边来到车门边。

两男一女见又来了几个帮忙的,一时着急,从车门逃是无机会了。两个男的便掏出匕首嚎叫道:“东西是我们拿了,若不放过我们,今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。有种的就来搜身!”

这一下难住了罗三扬,要真误伤了车上的人,今天还不如不停车的好。这时满车的人都在盯着自己,看他如何制伏歹人。没本事的人一定不敢做出这个举动。常言道,“沒五山斧,不敢砍六山柴”。既然敢叫停车,一定有两把刷子。

罗三扬不慌不忙道:“你们仨别干傻事,既敢承认是你们拿了,就是好样的,咱们今天锣还锣、鼓还鼓。你还了这女同志东西,要算账咱们单独议,条件由你们提。今天躲了的不算好汉。”说完,让司机打开车门。

罗三扬在车门外等着。果然,那女子掏出包扔给了那失窃女子。与两男拿刀赶下车来。罗三扬示意司机把车门关上。

那三人道:“钱我们已经还了,你还真不放过咱们?”

“不,这次放过你三人,下次还会再做扒手。要放过你们除非每人写份保证书,而且还得按上手印。不然,哪怕你手中有刀,不信咱们动手试试?”罗三扬想打退不如吓退,先把这三人精神控制住再说。

三人哪里肯写保证留下把柄,写这东西被别人留在手中,就成了一辈子洗不清的污点。于是高个子喊道:“你这小兵崽儿休要猖狂!”说完举刀朝罗三扬胸部刺来。

罗三扬一个侧身让过,伸左手二指轻轻一点高个子,他手中刀便掉落地上。再一勾腿,将高个子放倒在地。这两下让车上看的人发出一阵掌声。高个子被点穴一时爬不起来,只好原地不动。

还剩下一男一女,见高个子轻易地被降服,二人拔腿便逃。罗三扬哪里肯放过他俩,一个箭步窜到了前面。将拿刀的矮个子一个劈腿扫倒在地,按同样方法点了穴。女孩只好乖乖地蹲在地上不动了。罗三扬这一阵花了不到二十分钟。

刚结束战斗,便有警车鸣着汽笛朝这儿开过来。

原来,是车上的司机,见四个人下车后,怕罗三扬斗三个歹徒吃亏,才打电话报了警。当地派出所警察才迅速赶来将三扒手带走。

且说罗三扬回到车上,司机继续开车前行。于下午车到广州站停下,罗三扬下了车,刚走出站门,那失窃的年青女子赶上道:“见义勇为者请留步。”

“你还有事吗?”

“你帮我夺回了钱包,我还沒谢你呢!”

“不用谢,我要忙着去找活干,就别耽误功夫了。”罗三扬说完便要离开。

“你想干哪样工作嘛?如果暂时还沒有工作之地,就去我那里先干一段再说?”

罗三扬方才停下脚步,看着这女子,只见她眉清目秀,一下子把罗三扬给吸引住了。心中忽然觉得,她既让我先干一段,也好,无论什么活儿我都干。于是问道:“真有活给我干?”

“你若愿意,就去我那里吧!”女子也不作详细介绍。说罢便在前面走着。

罗三扬想,今天只好去她那里了,便举步跟来。那女子一招手,一辆出租车嘎然停在面前,指着车让罗三扬先上,然后坐在了罗三扬身旁,头紧紧地挨着他肩上,好像久别的恋人。

且说罗三杨走了,留下父母在家。罗父罗母盼望着儿子早点回来结婚生子,人老了都想趁身体硬郎,帮着把孙子带大,哪怕家里再穷,只有看见后继有人,心中的那块石头才会落地。

可是事与愿违,媳妇还未接到屋,罗父却身体不适,这有好几天沒吃饭了。罗母着急,才请未过门的方琼帮忙给儿子写个信,催他回来守候父亲。

方琼她哪知道罗三扬打工的地址?对伯母道:“伯父病重,不用等他回来,有我在家侍候老人是一样的。走,先送伯父去医院,不然,有个三长两短,今后三扬回来,怎么向他交待啊?”

郑州哪里看癫痫病专业
早期癫痫病是什么症状
癫痫对病人的危害有哪些方面

友情链接:

灰头土面网 | 湖南爆破学会 | 燕郊美林新东城 | 不锈钢电阻率 | 挖坑技巧 | 手指无名肿痛 | 海澜之家客服